揭秘民间借贷不为人知的套路 阴阳合同之狠

金亚洲注册 www.bhdrugs.com

近一周来,“裸条”事件犹如一块遮羞布,揭开了民间借贷领域最深的秘密,近日,本报记者采访多位民间借贷领域的相关人士,揭秘民间借贷那些不为人知的“套路”。

这几天,刘小姐憋了一肚子火。今年初,她因为生意上的资金周转需要,在深圳一家P2P办理车辆抵押贷款,金额3万元,月息1分6(1.6%),每月15日还款,这个月,因为各种原因,她逾期了3天,于是,自己的车子就在凌晨1点多的时候被P2P强行拖走了,并索要超过6000元的拖车费。

“拖车的当晚,跟我说要3000元,第二天就要6000元,这是什么价格啊,”刘小姐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在P2P借贷,图的就是对方放款快,没想到却给自己上了一课,“以后,就算银行再麻烦,再慢,也要在银行贷款。”她说。

事实上,作为民间借贷的一部分,P2P已经算是比较规范,并努力将借款的年化利率控制在24%(即月息2分)以下的司法?;で?,而对于那些超过24%甚至超过36%的民间借贷来说,一旦逾期发生,借款人所面对的情形将难以预估。

民间借贷惯例 阴阳合同之狠

长期以来,间接融资渠道占据我国整个社会融资规模的绝大部分,而在间接融资渠道中,民间借贷则一直蛰伏于其中,并成为那些被银行等正规金融中介拒之门外的人们的主要选择。

目前,司法解释将民间借贷的利率定义为三个区间:第一是司法?;で?,年化利率在24%以下的民间借贷,法院予以司法?;?;第二是无效区,年化利率超过36%的民间借贷,超出部分法院将认定无效;第三是自然债务区,即年化利率为24%至36%。

刘小姐告诉本报记者,她的车辆评估价为4万元,贷款合同显示为3万元,而实际到账金额仅为2.8万元,也就是只有7成资金到手。

“这是民间借贷的惯例,”民间借贷人士张宇(化名)对本报记者说。张宇从民间融资过,借过高利贷,也被高利贷追债过,而后,他也成为了民间借贷的放贷人。

据张宇透露,通常5万元以下的民间无抵押借款,借款人实际到账金额仅为借款金额的8成半至7成左右,月息在8%~15%之间,但在借款合同中并不会标注实际借款利率,而是写上司法?;さ?4%的利率(折合月息2%)。

“不仅如此,在借款合同中,如果客户实际借款5万元,那么合同中会写上10万元,这是一个惯例做法,如果客户能够正?;贡靖断?,那么本利都会按照5万元计算,而一旦客户逾期,那么本利、罚息之类就会按照10万元处理。”张宇说,这种阴阳合同也是民间借贷诉讼官司的麻烦之处。

“阴阳合同在民间借贷一直存在,除此以外,还有用‘消字笔’、‘空白合同’等手法制作借贷合同,当然这些是不良放贷人的手法。”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另外,还有一些不良民间借贷人在债务到期时故意不通知债务人或者设置还款障碍,以达到多收利息、滞纳金甚至侵吞抵质押品的现象,所以我们提醒债务人一定要寻找银行或者有牌照的小贷公司贷款。”他说。

而对于民间借贷领域的有抵押贷款,则贷款利息要低于纯信用类,月息在2%~2.5%的区间,基本相当于当铺的贷款利息,但最高可以到月利15%。

在正?;贡靖断⒌那樾蜗?,债权人、债务人通常相安无事,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而如果一旦涉及逾期乃至债务人无力偿还,祥和的局面就会变得不可控。

“早些年,部分民间借贷的催收手法是很过激的,比如非法拘禁、泼红油、恐吓、逼迫亲属等,而后随着公民自我?;ひ馐兜募忧亢凸曳ㄖ苹肪车耐晟?,如今民间借贷的解决方式越来越正规化,着力点也从催收逐步转为化解。”从事民间债务处理业务的王先生对本报记者说。

“裸条”背后的利益链 曾被戏称最早的人脸识别

当然,民间借贷的主体还是具有债务偿还能力的成年人,而一旦民间借贷侵入大学校园,面对缺乏债务意识、不具有债务偿还能力的年轻人,民间借贷与生俱来的高危性会被倍数级放大,近一段持续发酵的“裸条”事件正是如此。

所谓“裸条”,即借款人裸体手持身份证拍照,并以此作为借条,如果到期不还款,放贷人就公开裸照。

“在民间借贷领域中,有一种情形,就是放贷人明知道这些大学生没有偿还能力,依旧要借钱给他们,背后则不仅仅是放贷那么简单。”一位熟悉民间借贷的葛先生对本报记者透露,事实上“裸条”事件并不仅仅是裸照公开,其背后亦隐藏了一条利益链。

“如果借款大学生,尤其是漂亮的女大学生无力偿还时,就可能被放贷人胁迫,如果这些女孩子不服从,就面临裸照发朋友圈的威胁。”他说。

“这些非法经营的私人财务公司会在大学周边驻点,或者租用一个宿舍,不挂营业执照,通过分类广告、金融中介介绍、同学口口相传等模式招揽生意,借款金额在5000元~5万元之间。”葛先生说。

“如今,大学生借款的理由越来越简单,比如给自己生日聚会、给男女朋友购买手机或高档礼物,但他们由于社会经验不足,往往被放贷人牵着鼻子走,其实,这个过程中只要父母发现早,及时介入帮助孩子还款,问题就很容易解决。”葛先生说。

徐北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裸条”事件,开始大家都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去“围观”,而事实上,这种所谓的风控手段在我国北方已经流行过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种‘裸条’的模式在08年、09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但早期是这样的:在民间高利贷领域,涉及到大额借款时,放款人可能会要求借款人夫妻双方均裸体手持身份证拍照,并将照片和存有照片的数据卡封存到一个信封里,如果最终借款人到期偿还了借款,信封归还借款人,如果借款人无力偿还,那么放款人会威胁将照片公开。”

“如果仅仅是裸体也就罢了,关键是还要手持身份证,身份证有着借款人详细的个人信息,一般借款人都非常害怕个人信息通过这种极端方式被人们尤其是熟人看到,所以,会想方设法还钱。”徐北说,当时有人还戏称这是最早的人脸识别。

民间借贷呈现出区域性和波段性特色

从事民间债务处理业务的王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民间借贷也会呈现出波段性的特征,比如在2013年银根紧缩的背景下,有一批原本从银行间接融资的中小企业,因为债务到期需要偿还,所以只能从民间短期拆借资金偿还银行债务。

“本想着只是资金过桥而已,没料到银行不再续贷,因而欠下了资金成本高昂的民间借贷,再加上经济持续探底,中小企业无力偿还,那一波坏账直到现在都没处理完,债权人逼迫他们还债是不可能的,只能进行债务重组。”王先生说。

另外,民间借贷也会呈现一些区域性的特色,比如在江浙或广东部分农村地区存在区域性的民间借贷圈子,其理念是“只做熟人的生意”。

比如在广东潮汕地区的农村存在大大小小的“标会”,急需用钱的人可以选择参加“标会”。

“这种民间借贷主要依靠个人的信誉和人际关系,利息介于银行贷款和高利贷之间,不需要担保,与高利贷相比,属于成本较低的融资方式,且其还款时间长,压力不会特别大,又很容易拿到钱,所以更受当地小企业的欢迎。”一位熟悉该模式的人士对本报记者介绍说。

然而,民间借贷固有的风险也如影随形,一旦标会中有人拿钱跑路,这在当地称为“倒会”。

“有时,不同的标会之间会有资金的交叉使用,如果一个会倒掉了,有可能牵扯到好几个会,形成连环倒,而由于标会不受法律?;?,所以倒会之后,钱就真的没有了。”该人士说。